微信出借

信息披露

关于我们

《新华社-财经名人坊》专访普天贷CEO吴海生:一路奔跑的P2P还能跑多远?
2014-02-11 14:17

        摘要:普天贷创始人吴海生应邀接受新华社财经名人坊栏目专访,解读P2P倒闭潮背后的层层风险。大数据时代来临,P2P能否搭上大数据的东风。中国网络借贷平台模式各有不同,而普天贷又是如何实现圈子化运营?已经处在十字路口的P2P行业,未来将走向何方。

    (转自新华社

    主持人:互联网金融是传统金融行业与互联网精神相结合的新兴领域,已经历了网上银行、第三方支付、个人贷款、企业融资等多个阶段。大家经常谈到的P2P的模式,这种模式更多的提供了中介服务。这种中介,把资金出借方、需求方结合在一起。对于在这几年以来大家非常关注的互联网金融,P2P模式的优势在哪里呢?

    吴海生:P2P涉及到两个端口,一个是借款端,一个是理财端。对借款端而言,P2P的借款渠道更为下沉,不像以前银行面对的都是比较大的企业客户,而P2P所面对的客户更多是小微企业主,甚至可能是纯粹的个人,这是其优势之一;从理财端来看,我们以前买银行的理财产品或者信托产品,门槛都很高,十万甚至一百万以上,现在要投资P2P理财产品只需要50元就可以去投。

    主持人:是怎样的一个契机让您进入到P2P这个行业?

    吴海生:初衷很简单,2009年的时候我就在关注P2P这个行业,当时所有的P2P做的都是个人和个人之间的借贷。我当时就在想,能不能做一个个人跟小微企业主之间的借贷平台。因为一方面,我们可以帮助广大的信用资质比较好的小微企业主融资,另外一方面,我们能够帮助闲置的资金去寻找一个理财渠道。这一方面是一件成人达己的事情,另一方面,无论是小微企业主的融资还是理财市场,这两个市场都特别大。2012年的时候,相关资源都比较成熟,我就决定来干这么一件事情。

    主持人:在您进入P2P行业的时候,肯定会有一定的自己对P2P的认识,那么当时P2P行业的状况是什么样的呢?当时进入这个行业之后有没有发现它的商业模式可能会存在的问题?

    吴海生:当时我主要考虑的,P2P这个行业是经营风险的一个行业,对我来说我主要关注的就是风险怎么控制。我自己观察了很多模式以后,这里当然有的做的也很好,但我有这几个疑问:第一,我发现很多平台上面的借款金额是三千、五千、一万块钱,那么我在想一个人,他为了借三五千块钱或者一两万块钱,首先得在网上去提交很多的审核资料,另外,他还得承担20%以上的利息成本,我担心这里面的信用资质是否足够优质;第二,作为一个初创企业,这么做,规模很难扩大。

    主持人:那么这些传统P2P运营模式存在的问题,你是怎么规避的呢?

    吴海生:这跟我的初衷有关系,我的关注点实际上是在小微企业主这一块儿,因为小微企业主一般的借款金额在十万、二十万以上,主要就是二十万到六十万之间的数额。另外,我还是关心那个问题,我可以做融资的平台,但风险怎么去控制。后来我找到了一个点,就是做圈子化的运营。

    主持人:发展至今,由P2P的概念已经衍生出了很多模式,中国网络借贷平台,已经超过了2000家,平台的模式各有不同,而普天贷实现的是圈子化运营的模式。

    吴海生:我们的借款端,首先我们找的并不是借款人,我们找的是圈子。圈子怎么去理解这个事情,我们所定位的圈子,圈子里头成员必须可以从圈子里面获得巨大的信任利益和情感利益。很简单,大家在这个圈子里,基于双方的信任,我们生意互相往来,互相得利,这就是信任利益。

    主持人:在运营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呢?立足于圈子的信任来进行P2P的运营,是否真的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呢?

    吴海生:困境肯定有,也比较有意思,我们本来主要是基于商会的层面,做圈子化的运作,但后来发现商会和商会之间有很大的区别。比如莆田的相关商会,这种商会本身就是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在里头生意互相往来,非常紧密的帮传带的关系,他一旦借款违约,意味着他面临圈子内部信任度丧失、个人品牌价值缩水甚至社会角色边缘化的危险,这对活在圈子中的每个人来说,是最为致命的,远比法律的制裁可怕得多。但是,当我们想复制到其他商会的时候发现行不通,因为我们发现很多商会只有商会的形式,没有商会的实际,因为很多商会的会员之间是互不往来甚至就是完全不认识的。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咱们P2P原来设想的利用熟人社会的圈子方式来作为运营基础的话,这种圈子模式会不会制约普天贷的发展,遇到瓶颈怎么解决的,普天贷会不会突破圈子化的运营模式?

    吴海生:我们如果观察人类社会的发展史,我们会发现社会遵循着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再到泛熟人社会的过程,泛熟人社会就是人与人之间虽然互不认识,但是就像熟人一般交往,这里面需要一套真正普世的制度、文化以及价值观。所以,普天贷的P2P实践必然也会突破圈子化的熟人社会,但是前提是我们需要一套突破圈子的普遍适用的能够说服我们自己的风控制度设计。遗憾的是,我们目前还没发现,虽然我们自己也一直在探索。首先,我们一定要想清楚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发展?我们所认可的发展是我们能控制的发展,我们能够承载的发展。客观地说,如果我们突破圈子化的运营模式,我们的规模可能会迅速膨胀,但这并非发展,而是一种我们无法控制的风险极大的恶性膨胀。那我们依赖于圈子运营的模式会不会形成你所说的制约?首先,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切入点,只要你把这个点做好了,后面自然而然就会做活,因为商业模式是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的;其次,我们设想一下,一个信用好的人,他的朋友圈往往也是信用好的人,那以商会为例,这个信用好的人除了商会的圈子以外,肯定还会有别的圈子,那么我们通过这个人作为桥梁就可以不断介入到其他圈子里面,世界上最快的速度就是人传人;此外,我们目前为了深度锤炼我们的队伍,我们的所有借款项目都是自己开发自己控制风险的,但在我们的内部培育非常成熟之后,我们很可能和各种机构合作,接入其他机构优质的借款项目。

    主持人:前段时间,有很多P2P网贷公司都倒闭了,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吴海生:归根到底就是没有经营好风险。风险主要在三个方面,一个是道德风险,一个是运营风险,一个是业务风险。因为没有经营好道德风险,很多P2P 平台沦为平台创办人的提款机甚至诈骗工具;因为没有经营好运营风险,一些P2P 平台资金链断裂或者专业的运营人才失位,导致企业无法为继;因为没有经营好业务风险,也就是没有做好风控,很多P2P 平台坏账率超高,淹没在风险的汪洋大海之中。

    主持人:未来P2P发展趋势还有哪些?

    吴海生:我觉得中国P2P行业眼下的发展趋势比较关键的是风险定价的市场化,我们国家的金融市场有一个危险的倾向,就是不管什么风险系数的债权类产品都是保本甚至是保本保息的。只有实现风险定价的市场化,P2P网贷才能在利率市场化的时代健康长远发展;而P2P的最终发展,应该是高度的智能化。举个例子:今天我打车从家里到新华社,我一上车之后发现没带钱,这时候我用手机向普天贷发出一个借款请求,系统自动审核通过,你才能自动投标,完成出借行为,最后再用手机支付的方式完成付款,可能整个过程就是几秒钟。中国有家银行有句口号叫:让贷款像存款一样简单。我们相信,借助互联网这个技术手段,以后的贷款很可能比借款还要简单,我认为这是以后一个根本上的趋势。

    主持人:现在我们都在谈一个词叫“大数据”,在2013年的整个行业领域大数据都非常热。大数据时代对P2P网贷的发展造成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呢?

    吴海生:国内有些征信公司目前在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全方位的收集金融数据、工商数据,还有消费数据等等,他想通过建立数据模型,重新构建一套更有效果更有效率的风控体系,我个人认为这是挺有前景的,但我觉得这个趋势的到来不会太早,至少需要三五年以上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的数据基本上是政府垄断的,而且数据的开放要考虑到安全性,还有各个部门,各个地区之间的配合,我觉得这在中国的话会进展的比较缓慢。

    主持人:其实他真正对于征信系统的建立,还是要跟这个人的经济活动密切相关的数据当中来衡量,才是真正有用的。

    吴海生:对,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风控基本上采取的方法跟银行的差不多,而大数据仅仅是作为一种非常简单的辅助手段。但不排除大数据以后有大的发展,不排除它以后可以重新构建征信体系。

    主持人:现在P2P网贷已经在大浪淘沙,很多一批已经倒闭了,未来的趋势像您刚才所说会有智能化趋势,风控体系做得越好才能存活,将来对于整个P2P的网贷公司,您认为整个格局会呈现出怎么样的状态?比如会不会出现一两个巨头?

    吴海生:我觉得应该会跟美国的趋势比较像,美国出现类似Lendingclub这样的公司以后,又出现了一些基于地区化的垂直领域的P2P平台,也做得很不错,目前国内也出现了这样的趋势,甚至比美国还要多姿多彩,我认为以后的P2P市场,应该是遍地开花局面。

    主持人:所以这个行业未来的趋势体量应该是非常非常大的。

    吴海生:对,我相信跟我一样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有这种信心。

© 2012-2017 普天金服 版权所有 | 北京普天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 京ICP备13016405号-3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40号

展开侧栏

计算结果

出借金额 0.00
利息收入 0.00
本息合计 0.00
我要出借

请输入金额
请输入预期年化利率
请输入借款期数
咨询在线客服
010-88114757 010-88114787